先說聲對不起,原本是寫一遍花牌手藝如何用於制作攝影器材之上的文章。可惜有一件不幸的事發生,那是市區重建局又使用土地回收條例迫害舊街坊了。所 以現在黃先生己沒有時間去和我一起寫有關他手藝的故事。那不如介紹一下黃先生,回想一下其實我從未在 3A錄像技術研究室去介紹他們 – 傳統手藝工作者。(罪過..罪過…真是自作業)

新忠花店黃生:

認識黃生的經過是因為多嘴,跟他聊熟了才了解新忠花店要被市區重建。你們覺得聊熟之後認識是一件很普通的事,事實卻非如此。現在的城市生活中二個陌生人認識是難得多,試問你幾何跟你左輪右可以如此認識。詳談之下原來有其原因:

他的舊鋪隣近的元州邨,公屋重建要上搬上現址。黃生話舊時鋪頭係街邊,樓上樓下會來跟他打招呼聊天,慢慢就識多左朋友。人就會開心左,也會覺自己是深水埗的人。所以搬上現址令他可以再見番自己的朋友。

其實另一個他給 引我的地方是…..點解新忠花店會有那麼多喵咪。原來他之前是沒有養貓的,他第一隻貓是自來貓的。他說:「他從前在舊鋪沒有養貓,只是有一隻自來貓 走來走去,慢慢他就和那貓熟了。有一天他見到那隻貓滿身傷痕,於事找來醫好牠。結果就養了第一隻貓,之後街坊經過見他醫好了喵咪,又結果街坊的貓有什麼頭 昏腦脹,身體不適也找他醫,但真是唔知"好彩定唔好彩"他又醫好左。結果他用成為一個貓醫生了。慢慢地那班街坊還組成了貓義工組,去救受傷的小貓。如果那些貓沒有了在街上生活的能力,就會找人寄養。又慢慢地他養了它七隻又煩又反斗,但牠\他們又十分因愛的貓了。」

以上的二件事,對應現在的發展說明了一種在舊社區的生活和特質。

現在的鋪頭有一種對內發展的模式,先有一個私人屋苑,再有的是大形商場,再來的是一間玻璃窗的商鋪,然後再有一個不是住在那個區的店員,一日工作十 二個小時有時連去洗手間,也要思前想後,去完回來更要跑數。根本在對他們來說是不能關心身邊的人的生活時,又怎可能手望相助?商場的客只在一個買賣關係 上,是很難才會出現社區的情感。但舊區鋪頭是租平和對外發展,而又可以給人住足聊天,有了朋友,有了左鄰右舍,如果感情好還會幫助大家。這種生活的特質 是不是一件重要的事?

傳統的手藝須要更大的空間,和濃厚的人情去發展消費者的網絡。如果市區重建局是為了他們的未來,為何又再一步一步搶走他們生存空間?

(我明白3A錄像技術研究室是以土炮技術為主,但各位網友請原諒我口水多,因如果黃生沒有那種舊區人的特質,也不會有以傳統工藝 cossover 攝影器材的手作坊的念頭。)

黃先生現在被市建局告緊,4月14日後他上完庭,希望再介紹他的手藝如何結合手作攝影器材。

深水埗k20-21的重建地盤中, 剩下一檔閣樓花牌檔黃先生, 他正在跟房協打官司, 挑戰市區重建中使用收回土地條例強搶民產之不合理, 現在, 正在計劃下一步的工作… 但自身身家難保之際, 卻仍在關注他的街坊, 包括, 大量的貓仔…

黃生的小故事[一生迫遷幾多次]: http://sspstayplan.wordpress.com

現在黃生面對的, 是房協控告他霸佔官地, 而他則質疑房協在執行收地時,有一個重要的[社會影響評估], 是沒有做足, 而這將影響以後百多個仍未知在那裡的重建區的居民……

廣告